波斯波利斯的黄金 > 皇夫吃醋超難哄 > 【三】故人歸17┇怎么?你還有幾個郎君?

波斯波利斯对阵棉农:【三】故人歸17┇怎么?你還有幾個郎君?

一秒記住【3Q中文網 波斯波利斯的黄金 www.ireabm.com.cn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蕭紫蕓已經在那女子背部繪好了花樣,旁邊木幾上擺放著各色的彩料,她執針在一只小碟里蘸了一蘸,便攏袖將針刺在女子的背上,一點一滴,雕琢得十分細致。

    幽夢不自覺看出了神,針尖刺入肌膚,墨色聚少成多,漸漸成形,繪出一幅精美的花鳥圖,栩栩如生繡在女子的蝴蝶骨周圍,有一種說不出的冶艷與魅惑。

    刺青完成,蕭紫蕓取衣為女客蓋上,女子坐起來,穿好衣裳。幽夢見狀識趣地收回腦袋,從房間退了出來,將門輕輕帶上。

    她在走廊上漫不經心地游走,那扇房門開了,方才刺青的女子從中走了出來,幽夢看過去,是個妖嬈的美人,經過身旁時,她也下意識地看了下幽夢,眼神略略一驚,似乎訝異像她這樣看起來純良,氣質優雅的女子怎么也會來這。

    幽夢自矜地移開視線,那女子也自顧離開了。

    幽夢走到房間外,站了一會,不知該不該進去,怕魅夫人手里還有活沒做完,貿然進去會打攪到她。

    “都在外面站那么久了,還不進來?”曼妙的女聲傳出,帶著幾分調笑。

    幽夢愣了一愣,走進去,見蕭紫蕓又穿回了那件華麗的紫色覆黑紗的袍子,妝容艷麗,卻并不顯得俗氣。

    蕭紫蕓將方才刺青的一套用物收好,端入柜中。幽夢褰開珠簾,走到蕭紫蕓面前:“魅夫人,我今日是來……”

    話未說完,蕭紫蕓便抬掌示意她把話省了:“我知道你來干嗎,坐吧,我為你解蠱?!?br />
    幽夢依言坐在長榻上,蕭紫蕓端來一些瓶瓶罐罐,擱在旁邊的高腳木幾上。

    她挽起幽夢的衣袖,望著那些淡粉的瘢痕,舒眉淡笑:“你的傷看起來恢復得不錯?!?br />
    幽夢也認為是,暗自打量著蕭紫蕓,感覺她還是那個和善的樣子,沒有因為回到浮魅閣,換了妝容就刻意生分,便道出了自己的好奇:“方才我看到你在給人刺青?”

    蕭紫蕓稍作一滯,又習以為常地笑道:“不用意外,這也是我的手藝之一啊?!?br />
    幽夢若有所思:“身體發膚受之父母,在背上紋那個,應該很疼吧?”

    她順勢想起淵胸口的那個刺青,花紋雖說是有點詭異,但卻襯托了他的神秘性感,每次她看到那黑色的刺青在他胸口起伏,就忍不住臉紅心跳。于是被他引誘得,她也對刺青之物生出了別樣的好感。

    蕭紫蕓看穿了她的小心思,挑了挑眉:“你有興趣試試?”

    “沒有,我怕疼?!閉饣暗故遣患?,她還自嘲起來,“早在山里被魚刺草扎怕了?!?br />
    蕭紫蕓噗嗤一聲笑了出來,那笑容溫暖,與她的冷艷極不相符,但她這樣笑,才恰恰是她真實的樣子。

    她笑著斜覷幽夢,打趣道:“今日你的郎君為何不曾陪你過來?”

    幽夢怔了一怔:“你說世子?”

    蕭紫蕓用無比怪異的眼神審視她:“怎么?你還有幾個郎君?”

    幽夢眼眸一顫,心虛地看向別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