波斯波利斯的黄金 > 極品贅婿 > 第507章 是哪個葉家?

塔什干棉农vs波斯波利斯:第507章 是哪個葉家?

一秒記住【3Q中文網 波斯波利斯的黄金 www.ireabm.com.cn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這個男人一邊進來,一邊打著電話,“什么?五百萬?我都給你說過多少次了,以后低于一千萬的生意,不要來找我……就這樣,我掛電話了,還要和我爸的老同學吃飯。記住了,以后低于一千萬的生意,不要來找我,知道嗎,免得浪費我時間,我時間是很寶貴的?!?br />
    他說著這話,臉上帶著不耐煩,透露出來無比的高傲和自負,令人看了就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身上沒有一處地方不散發出來暴發戶的氣息,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有錢的那種,十分地浮夸。

    他這一點性格,倒是和他爸媽一樣,真是應了那句話,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。

    “海添,剛才和你說話的是誰?”閆曉波對他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閆海添大步地走過來,沒有和柳世航一家人打招呼,就直接在閆曉波身邊坐下,不耐煩地說道:“還不是張龍那個小子,也就七百萬的小生意,也來找我。我早就跟他說過了,低于一千萬的生意,不要來找我,這小子偏不聽進去?!?br />
    這句話聽著就令人不舒服,很膈應人,蘇允和柳媛聽了倒沒有什么,柳世航聽了心里特別不是滋味,連包廂里的兩個服務員,也是在翻白眼,倒不是他們嫉妒,而是閆海添這個暴發戶的樣子,就很令人不舒服。

    接著他還指著旁邊的服務員說道:“去,給我拿一副碗筷過來,那么不醒目?!?br />
    那個服務員被他這樣指著,心里很不爽,不過為了工作,他也只好忍著,拿了一套餐具過來,因為這是一個比較年輕的服務員,他沒有藏住心里的不爽,流露了一些在臉上,立刻就引起了閆海添的不悅,猛地一拍桌子說道:“喂,你這是什么態度?我讓你拿套餐具來,你一個做服務員的,還敢給我臉色看?你知道我是誰嗎,我一天賺的錢,就夠你做幾個月!一個屁本事沒有的社會底層,也敢給客人臉色看,你是不是不想做了!”

    他這話說話十分地難聽,那個服務員聽了臉色更加地難看了。

    閆海添說道:“喲,你還敢瞪我?怎么,不服氣還是咋地!信不信我一句話,就讓你做不下去?”

    這個服務員看著二十歲左右,還很年輕,比較阿里旺血氣方剛,他也忍不住了,不敢大聲地反駁,低聲地罵道:“切,不就有兩個臭錢,有什么了不起的,小心生意賠死你!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!”閆海添聽到這話,臉一下子拉了下來,指著服務員,“有種你再說一句!”

    包廂里另外一名年紀比較大的服務員,看到情況不對勁,他馬上過來,推了這個年輕的服務員一下,然后拉著他一起和閆海添道歉。

    足足道歉了兩分鐘,閆海添臉色才好看了一些,他哼了一聲,讓經理過來,把這個年輕的服務員給撤出去了,才開始說道:“現在的這些做服務員的,越來越沒大沒小了,活該他們窮一輩子!”

    柳媛皺著眉頭,她從頭看到尾,對閆海添的印象差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以前她就認識閆海添了,那時候她就不喜歡閆海添,特別愛裝,沒想到這么多年過去,閆海添非但沒有改掉這個壞習慣,而是變本加厲了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說道:“閆海添,人家服務員也沒有做什么,你沒必要這樣說人家吧?!?br />
    閆海添皺起了眉頭,向柳媛這邊望過來,本來想不爽地罵人,等他看到柳媛的樣子,愣了一下,然后露出了驚艷的神情,凝望了一會兒,驚訝地說道:“你是,柳媛?”

    柳媛點頭。

    “幾年不見,你都長得這么漂亮啦?!便坪L磯⒆帕?,隨即,他看到了旁邊的蘇允,問道:“這位是?”

    蘇允笑著說道:“我叫蘇允,是柳媛的丈夫,你好?!?br />
    聽到蘇允是柳媛的丈夫,閆海添的臉又拉了下來,望向蘇允的目光里,充滿了厭惡和敵意。

    面對蘇允的招呼,他只是哦了一聲,然后就沒有搭理,態度極為惡劣,壓根談不上涵養一說。

    柳媛立刻對他的印象更差了。

    接下來,在閆曉波的示意下,閆海添才和柳世航和李秀娣打招呼,態度都很敷衍,他表現出來的輕視,一眼就能看出來。

    這一頓飯吃得比較怪異,本來閆曉波在不斷地炫耀,柳世航就有點不太舒服了,現在他兒子閆海添有過之而無不及,全程都在說他現在做的生意有多大,每年能賺多少錢,還認識多少達官貴人。

    對于這些,柳媛是越聽越不耐煩,中間特地上了兩次洗手間。

    柳世航一家人沒有怎么搭理他,他還是說的不亦樂乎,尤其是柳媛在的時候,更是賣力,生怕柳媛不知道他很有錢。

    很快他知道蘇允沒有事業,主要和柳媛經營一家小小的醫館,一年下來,都賺不了多少錢,他的優越感滿滿的,說話嘴角都要往上翹,那樣子,活脫脫一個打了勝仗的公雞。

    忽然間,蘇允聽到了他說的一句話,留了心,問道:“閆先生,你剛才說和葉家有生意來往,不知道是哪個葉家?”

    一直以來,蘇允都沒有說話,現在突然說話,讓所有人把目光放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閆海添毫不掩飾對蘇允的輕視和敵視,他都沒有正臉面對蘇允,而是斜斜地望著他,說道:“還有哪個葉家?當然是Z省的葉家,這可是在Z省都是數一數二的大家族!怎么滴,你也和葉家有生意上的來往?呵呵?!?br />
    他說的最后這句話,十分地輕佻,陰陽怪氣的,就是在嘲諷蘇允。

    蘇允裝作沒有聽出來,笑呵呵地說道:“那倒沒有,我哪里有閆先生你厲害,可以接觸到這個層次?!?br />
    “那倒是!”閆海添被拍了這個馬屁,渾身舒坦,臉上的傲氣更加地猖狂,根本掩飾不住。

    一旁的柳媛聽完,她頓時就慌了,這個葉家,不就是鄧倫背后指使的那個勢力么!居然和閆海添有關系?

    蘇允在桌子下,握住她的手,給她一個溫和的笑容,示意她不用慌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