波斯波利斯的黄金 > 奇跡的召喚師 > 1905 感覺有點可怕...(求月票)

波斯波利斯对吉达阿赫利2019:1905 感覺有點可怕...(求月票)

作者:如傾如訴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一秒記住【3Q中文網 波斯波利斯的黄金 www.ireabm.com.cn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看著自己懷中的少女,羅真不由得愣了一愣。

    只因為,其仰視著自己的眼中流露而出的神采,明亮和濃郁到讓羅真都有些怔然了起來了。

    特別是從這對眼眸中流露出來的情感,簡直讓羅真有種驚愕的感覺。

    畢竟,那種情感,羅真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現在的羅真早就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吳下阿蒙了,有一個身為劍神的戀人,還有一個人妻力滿滿的未婚妻,加上一個一直朦朦朧朧的對自己釋放好感的從者,羅真已經比過去成長了不知道多少,不僅是智商,連情商都不低。

    所以,羅真可以肯定,此時此刻里,從靜謐哈桑的眼中流露出來的熟悉情感,其名為————「愛戀」。

    而且,還是針對自己的愛戀。

    “不會吧...?”

    羅真險些懷疑自己的眼睛和感覺。

    沒辦法,他可是第一次見到靜謐,在此之前,連聽都沒聽說過她。

    當然,如果是僅限于知識方面的話,羅真自然知道身為歷代〈山中老人〉之一的這位毒殺高手的存在,由于Assassin職階本身就是召喚哈桑的觸媒,不使用別的觸媒以及方法進行從者召喚,那被召喚出來的Assassin只會是歷代哈桑的其中一個的關系,在很多〈圣杯戰爭〉之中,哈桑都是時?;岢魷值?。

    有鑒于此,除了至今為止據說從未被召喚過的初代哈桑以外,其余十八位哈桑都曾在〈圣杯戰爭〉的儀式中出現過。

    拜此所賜,不僅限于傳說,在迦勒底的資料庫以及〈魔術協會〉的圖書館里都有關于哈桑們的記載,羅真作為將兩者都給全部讀了一遍,并通通記于腦海中的人,自然不會不知道身為其中一任哈桑的靜謐的情報。

    然而,除此之外,羅真對靜謐就是一無所知了,連在抵達這個審訊室之前都不知道自己要救的哈桑就是靜謐。

    相信,在此之前,靜謐也必定沒見過羅真吧?

    既然如此,這份愛戀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羅真疑惑了。

    結果,羅真就這么維持著擁抱靜謐的姿勢,靜謐亦是一直都依偎在羅真懷中,沒有起身的意思,只是凝視著羅真,眼中滿是迷離。

    一股頗為曖昧的氛圍,便是彌漫了開來。

    直到...

    “......你們兩個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一個冷漠的聲音傳來,將兩人都給驚醒了。

    羅真這才轉過頭,看向身后。

    在那里,阿爾托莉雅〔Alter〕冷冷的看著他,連瑪修都站在阿爾托莉雅〔Alter〕的身邊,看著羅真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,眼中則滿是難過和平時不會出現的責怪。

    “......這算什么???”

    “新的搭訕方式嗎?”

    “這家伙...”

    迦勒底里,奧爾加瑪麗、達芬奇以及羅曼三人或是嘴角抽搐、或是感到新奇或是無可奈何似的聲音也從通訊器里傳出。

    “王...?”

    而這個時候,靜謐才看到了站在羅真身后的阿爾托莉雅〔Alter〕了,不由得訝異了起來。

    然后,靜謐才終于是意識到。

    “真的獲救了呢...”

    看來,靜謐已經猜到自己是真的迎來了救援,羅真并不是敵人。

    “看你的樣子,雖然有些虛弱,但好像并無大礙,應該沒有被問走情報吧?”

    阿爾托莉雅〔Alter〕走了過來,注視向靜謐。

    “沒有?!本糙滓×艘⊥?,低聲說道:“有好幾次都因為圓桌騎士的拷問失去意識,可最后,我都還是及時清醒過來,沒有在迷迷糊糊間泄露情報?!?br />
    “那應該是阿格規文干的好事,也只有他才有這種審訊技巧?!卑⒍欣蜓擰睞lter〕一點都不意外的道:“這樣就最好,現在你應該能動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勉強...”靜謐先是這么說著,但緊接著又突然住嘴,抬起頭,再次看向羅真。

    眼中,那種熟悉的情感又涌現了。

    “那個...”靜謐不可察覺似的微紅著臉,道:“請問你是...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羅真雖覺得有些奇怪,可還是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羅雷萊·阿涅真,來自迦勒底的御主,你叫我羅真就行?!?br />
    羅真認為,自己已經說得很通俗易懂了。

    但是,靜謐還是微紅著臉,做出不明的反應來。

    “御主...御主...”靜謐就這么呢喃著,隨即小心翼翼的道:“那御主是為了和我締結契約才來救我的嗎?”

    “不...”羅真嘴角抽搐,訕笑似的道:“我只是跟著大家一起過來救你,沒有考慮契約的事情?!?br />
    “這樣嗎?”靜謐眨了眨眼睛,道:“也就是說,御主還是專門為了救我才來的吧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專門...”

    “但還是為了救我是吧?”

    “因為大家都說...”

    “可還是為了救我吧?”

    “......嗯?!?br />
    眼看著羅真一臉無語的點下頭,似乎放棄了辯駁,靜謐這才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那不是開朗活潑又明顯的那種笑,而是非常恬靜、自然及微不可覺的笑。

    從這個笑容中就可以看得出來,這個少女的確是「靜謐」這個詞匯的化身,不管是行為舉止,亦或者是殺人手法,都是那么的無聲無息,安靜平凡。

    只是...

    “御主...御主...我的御主...”

    靜謐像是著了不知名的魔一樣,一直都這么念叨著。

    坦白說,羅真有點害怕了。

    不僅是羅真而已,連別人都有些害怕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??這個孩子...”

    “總感覺有點可怕啊...”

    “哎呀,真是又結識了一名奇妙的從者啊?!?br />
    奧爾加瑪麗和羅曼就有些瑟瑟發抖了起來,只有達芬奇事不關己似的笑著,沒心沒肺。

    至于瑪修和阿爾托莉雅〔Alter〕的話,前者是在躊躇著,不知道該不該過來,后者對靜謐的表現倒是猜到了些什么,保持著沉默。

    可羅真卻不想再沉默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對了,這里好像還有一騎從者,你知不知道對方在哪?”

    羅真非常隱晦的轉移了話題。

    對此,靜謐毫不遲疑的點頭,像是將羅真的話當做圣旨一樣,極其乖巧的出聲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知道,我還曾經和她一起被關在同一個牢房里,所以我也知道她的真名?!?br />
    此話一出,眾人紛紛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“那她的真名是什么?”

    羅真連忙詢問。

    下一秒鐘,從靜謐的口中,一個讓羅真等人錯愕不已的名字出現。

    “貞德?!?br />
    靜謐如此開口。

    “法國的救國圣女,就在這里?!?